新闻内容返回

谈谈水浒文化

来源:  时间:2013/9/28 22:45:04  点击:次   [打印文章]   [关闭窗口]

 

中共梁山县委书记 田卫东

在与人们交流水浒文化时,总感到不少人包括一些专家存在一些片面认识,谈水浒文化消极的一面多,如滥杀无辜的暴力文化特色,杀富济贫与现代和谐社会理想不相容等,而对其优秀文化成分及时代价值认识和挖掘不够。水浒有没有积极的因素呢?我想是有的。任何一种传统文化沉淀延续至今,都有其合理性。几千年来,完全消极的文化现象,都被涤荡和淘汰了,像旧时代女人的裹脚和男人的长辫。而流传下来并为人喜闻乐见的,必有其积极向善的一面。对传统文化我们应该采取“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”的态度。作为一个在水浒故地工作的干部,我想从水浒文化积极意义的角度谈点看法,也算是为水浒声辩吧!

一、不可忽视山东人文化性格中的“好汉”情愫

山东人在全国有很好的口碑和形象,这和山东人性格特点有很大关系。山东人血液中流淌着两种文化基因,一种是儒家文化,一种是水浒文化。儒家文化教会了山东人的“正”,做正人君子;水浒文化给山东人注入了“直”,即为人直爽。这种影响不可忽视,但也最容易被忽视。如果仅有儒家文化,只是谦谦君子,之乎者也,可能山东人不会这么受欢迎。正因为水浒文化的影响,使山东人在重礼仪道德的同时,表现出一种敢作敢为、行侠仗义的“血性”,增加了人们对山东人的喜爱和尊重。近期一些影视作品,像《闯关东》、《南下》、《大染坊》等,“主人翁”被誉为山东人形象代表,而这些人物都具有浓厚的“好汉”色彩,总能让人联想到《水浒传》中某个故事或某个人物。我们今天探讨“文化强省”建设,不能不审视“水浒文化”这种特殊地域文化的影响力。

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,需要挖掘传统文化中的优秀“因子”,重视其时代价值。“水浒文化”有一些值得弘扬和传承的东西,由于我们对这些研究发掘不够,就容易产生偏见。水浒文化经过800多年的积淀和洗练,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,自有其道理。“好”的文化元素是应被引起重视的。比如,爱憎分明的忠义观念,梁山好汉打出“替天行道”的旗帜,“反贪官不反皇帝”,不必说宋江一心招安,就是卢俊义在入伙前,也是高喊“生是大宋的人,死是大宋的鬼”,这些都能说明水浒文化中有明显的忠君报国的正统思想。乐善好施的道德追求,就是不畏强暴,不惧强权,同情弱者,崇尚道义,追求公正,这在梁山故事中比比皆是。异性一家的团队精神,没有等级观念,不论先来后到,“都一般哥弟称呼,不分贵贱”;“皆一样酒宴欢乐,无问亲疏”。虽人人个性鲜明,但处处精诚相待。八方共域的包容品格,来自清风山、二龙山、桃花山的好汉,都聚义梁山,真诚相待,兄弟不分先后,“革命”没有早晚,足见梁山泊虽一洼之地,却有海纳百川的胸襟。见义勇为的侠义情怀,《好汉歌》中所唱“路见不平一声吼”,成为梁山好汉的鲜明特点,这种侠义已超越了“为朋友两肋插刀”的哥们义气。这一点最值得关注。前不久,梁山一名普通乡镇聘用制干部丁曙光,勇斗“抢包贼”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,被中央电视台誉为“最美中国人”,也成为新时代“梁山好汉”的典型代表,这种见义勇为的道德风尚,也是水浒文化中最值得弘扬之处。“丁曙光现象”不是偶然的,他不止一次有过舍己救人的英雄之举;“丁曙光现象”也不是单独的,梁山人包括在外地的梁山人,演绎了很多类似的好汉故事。正所谓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一方水土也孕育一方文化。

至于说水浒文化中暴力文化色彩、滥杀无辜的恐怖行为等,也不可否认。李逵为了让朱仝入伙,把朱仝为主家照看的小孩照头劈开了,达到逼其上梁山的目的。但梁山好汉108将作为一个团队,个别人乱了规矩,鲁莽行事,不能说梁山好汉这个团队都滥杀无辜,更不能作为文化特点来概括。归结于一点:弘扬水浒文化中好的东西,对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有积极意义的,对山东文化品牌是有好处的。

二、不可淡忘水浒文化与红色文化的特殊联系

换句话说,水浒文化对我们党是有历史贡献的。先讲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:1919年春,北京“五四”运动如火如荼,当时的毛泽东是北京大学图书管理员,但人们在游行队伍中没有找到他的身影。青年毛泽东这时来到了梁山,因为这里是“好汉聚义的地方”。这件事多年来在梁山广为传颂,见证的老人虽早已不在人世,但他们把毛泽东在梁山的住、行和活动,包括很多细节都曾绘声绘色讲给自己的子孙。去年,中央电视台10频道《寻找水浒》纪录片一开篇就翔实地描述了这一历史事实。毛泽东同志晚年身边的工作人员及亲属也先后来到梁山,寻找伟人早年的足迹。

毛泽东投笔从戎从事武装斗争的逻辑起点,是否从梁山之行开始的呢?这应该是党史专家们的课题。但必须承认,水浒文化在毛泽东的思想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。有记载,大革命失败后,针对党内右倾错误,毛泽东在党内会议上曾断然宣称“学梁山泊好汉”;随后,又有了“枪杆里面出政权”的重要论断;再到后来,就是工农武装割据、农村包围城市的伟大革命实践。去年,毛泽东同志的孙子毛新宇将军到梁山时说,主席来梁山这件事,填补了他革命生涯的一段历史,延伸了伟人的革命足迹;是先到了梁山,才有了后来的井冈山斗争。这一观点如成立,那么梁山就不仅是座草莽名山,也是一座红色名山。

伟人与梁山的故事远不止于此。毛泽东一生与水浒有不解之缘,韶山私塾读水浒,东山学堂讲水浒,长征路上找水浒,延安窑洞引水浒,将领面前荐水浒,干部教材选水浒……直到逝世前与他相伴的书籍也是水浒。有水浒学者曾统计过,毛泽东一生的文章和讲话中,有260多次引用过水浒的故事和水浒人物。有很多我们耳熟能详,他在讲革命动因时说过:“梁山好汉都是逼上梁山的,我们现在也是逼得打游击”;探讨革命道路时曾对瞿秋白说:“我不愿跟你们去住高楼大厦,我要上山结交绿林朋友”;抗战时期到晋察冀讲到根据地问题时说:“五台山,前有鲁智深,今有聂荣臻,聂荣臻就是新的鲁智深”;在谈统一战线时讲过:“《水浒》要当一部政治书看……梁山泊好汉来自各个山头,但是统帅得好”;在谈隐蔽战线重要性,以及调查研究工作重要性时,不止一次引用“三打祝家庄”的战例;1957年他号召全党要有拼命精神:“《水浒传》上有那么一位,叫拼命三郎石秀。我们从前干革命,就是有一种拼命精神”。还有《林冲夜奔》、《打渔杀家》等戏剧,都是他嘻笑怒骂、信手拈来的事例。还有更有趣的,中共“七大”期间毛泽东谈到革命彻底性时说,武松、李逵、阮小二不受招安,这三个人可以入党,如果没有人介绍他们入党,我愿当他们的入党介绍人。包括晚年评水浒,批宋江,都能看到《水浒传》在他心目中的份量,他也让这部古典小说在现代革命中发挥了作用。

如果仅此还不足以说明梁山是座红色名山的话,也不要紧。这里还发生过更多的故事:抗战时期,杨勇将军在梁山脚下指挥过著名的“独山战役”,消灭日军一个联队,击毙日军皇叔——长田敏江,这一战役在反法西斯斗争中的地位越来越引起专家的重视。罗荣桓元帅也曾在梁山一带从事革命活动,还曾亲书“还我河山”,并刻在梁山石崖上。刘邓大军过黄河时,指挥部也设于梁山以北,还留下了著名的“将军渡”遗址……可能是因为《水浒传》的名气冲淡了“红色文化”色彩,梁山一如过去沉寂而不张扬。久有轶闻动天地,不为奇功显峥嵘。但谁又能否认这800多年前的好汉聚义地,也是名副其实的红色根据地呢?

乱世《水浒》受崇,盛世《水浒》遭贬。这可能也是一种历史周期律。有的专家认为,水浒中劫富济贫与市场规则不相容,暴力文化与和谐社会理念格格不入。这些话在今天看来不能算错。但是我们不能割断历史,应该把眼光向前追溯。我们党在早期革命时,“打土豪分田地”算不算劫富济贫呢?“武装斗争”不是追求公平正义吗?今天的盛世,正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艰苦卓绝斗争换来的,我们能说一开始就错了吗?我想起《苦难辉煌》的作者金一南将军的一句话:我们为什么特别需要回望历史?避免走得太快太远,忘掉当初出发的理由!

三、不可小看山东文化品牌中“义”的价值

“好客山东”文化品牌一打出,即风靡全国,为人们称道。朴实简单的概括,最能表现丰富深刻的文化内涵,让人越琢磨越有味道。其实,“好客山东”打得就是“义”字牌,“义”文化是山东文化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梁山作为水浒文化发源地,也是“义”文化的重要附着地。这个“义”不仅仅是“行侠仗义”、“哥们义气”,更重的是“春秋大义”、“凛然大义”。这里简要谈一下我对“义”字的解读。“义”有四个境界层次:第一个境界是“忠义”,这是从理想价值层面讲。梁山好汉过去讲求忠君报国,在现代“忠义”就是忠于国家,忠于民族。这是“义”的最高境界。第二个境界是“道义”,这是从道德价值层面讲。梁山好汉打出“替天行道”的旗号,包含着对公平正义的追求,“铁肩担道义”也正是历代仁人志士社会责任感的写照。毫无疑问,“道义”也是我们今天追求的重要社会价值。第三个境界是“信义”,这是从行为价值层面讲。重信守诺,言必有信,这种“诚信”正是当今社会最值得提倡的理念。诚信文化既是一种社会文化价值,也是一种商业文化价值。这里我们不妨说文解字,大写的“義”字,上半部是“羊”,既过去的“一般等价物”,代表“货币”;下半部是“我”,既行为人。“義”可解释为“我头顶供奉珍贵礼品恭迎客人和朋友”。如果在现代社会交往和商业活动中,都能秉持这样的信条,欺诈将绝迹,社会则有序。第四个境界是“情义”,这是从伦理价值层面讲。做人要有情有义、重情重义,不能忘恩负义、背信弃义。适用于所有社会关系,长幼之间、师生之间、朋友之间、夫妻之间……如果人们都有这种价值追求,那么世界将充满爱,人间将洒满阳光。

“义”文化有如此丰富的含义,自然应该作为山东最具特色的文化“符号”。前不久,我们也在探讨梁山应该打什么文化品牌的问题?很多同志见仁见智,有的提“忠义梁山”,有的提“侠义梁山”……,虽从不同角度看待梁山文化特点,但都没有离开一个“义”字。问题是“义”字前的限制词,可能会缩小“义”文化内涵。所以,我赞成“大义梁山”品牌。“大”即豪放大气,大象无形,大音希声,大美无痕,大爱无疆;“义”即忠义、道义、信义、情义。“大义梁山”既能反映一方地域文化特点,又体现这里的人文性格,也应该为梁山人民群众接受和认可。

图片新闻

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
鲁ICP备13015179号-2

    战略合作:梁山今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:1885478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