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内容返回

天人武松

来源:今日梁山  时间:2013/11/20 14:53:19  点击:次   [打印文章]   [关闭窗口]

丁明灿

出生在水浒故里,对梁山一百单八条好汉的故事几乎耳熟能详,但内心真正敬佩的人物并不太多。

及时雨宋江,婆婆妈妈,得得瑟瑟,不是笑呵呵地“使银子”,就是假惺惺地“纳头便拜”,既没有绿林好汉的豪情气概,也缺乏江湖英雄的雄才大略。电视剧中,只要看到有关他的剧情,就会立马转换电视频道。

玉麒麟卢俊义出身豪门,品貌端庄,功夫了得,但始终未见其流露真性情的一面,好像只是宋江为了招安的需要才被赚上梁山的,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好汉之列,更难讨得人们喜欢。

林冲可谓是真正被逼上梁山的,也是梁山好汉中素养较高的一位,但面对侮辱自己女人的高衙内这样的流氓恶棍,也只是采取忍气吞声的态度。可以想象,当他在长安街上看到这帮恶棍欺男霸女时,怎么能够挺身而出,展示“该出手时便出手”的英雄义举。通观《水浒传》,林冲是一个内心孤独的悲情角色,可怜可敬但不可爱。

大刀关胜、青面兽杨志、双鞭呼延灼、金枪手徐宁等人,无论武功还是品行都是无可挑剔的,正是受着种种道德思想或者名誉观念的约束,他们难以凸显个性,张扬性情,充篇只是充当“战争机器”,难以让人钟爱有加。

霹雳火秦明被花荣等人设计杀了一家妻小,竟然还心安理得地归顺梁山,并且仍娶花荣妹妹为妻,可谓不明情理。一丈青扈三娘才貌双全,被梁山人杀了父兄,却依然死心塌地嫁给了身材矮小言行粗俗的王矮虎,难有感情可言。母夜叉孙二娘的蒙汗药可不管富商、贫民甚至僧道,她关注的只是客人的高矮胖瘦,是非道德早已抛到九霄云外。

黑旋风李逵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杀人魔头,没有是非观念,没有道德约束,只是以砍人为乐。真不知道文革后期“评水浒、批宋江”时,有人别有用心地把这个杀人魔王抬到至高无上的“政治”地位,还会愚弄得那么多人随声附和,拍手叫好。

通观《水浒传》一百单八将,有许多人只是迫于生存压力或者追求人生快活而投奔梁山,有些其实就是杀人越货的地痞流氓,甚至鸡鸣狗盗之徒,骨子里压根就没有好汉情结和侠义精神,根本配不上“好汉”之称谓,实不足以论。

真正算得上梁山英雄的要首推鲁智深,为朋友肝胆相照两肋插刀,不惜以身家性命相许;为素不相识的平民百姓敢于挑战豪强,不怕丢职弃官吃官司;对朋友中的小人习气不伪饰、不纵容,憎爱分明。“唯大英雄能本色”,怪不得有人评价说,鲁智深是《水浒传》中最圆满的人。然而,每把鲁智深与武松相比,总觉得他还是粗鲁了些,不如武松更胜一筹。

武松不是完人,吃了人家的酒,欠了人家的情就帮人大打出手,也不管是出于正义还是“黑吃黑”。血溅鸳鸯楼一时性起就大开杀戒,总有滥杀无辜的嫌疑;店铺不给酒肉就拳脚相加动粗打人,也有失礼仪儒雅。然而,每当看到武松这个人的作为,总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,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。

有人这样评价武松:“仁爱而又残忍,识礼而又粗暴,谦逊而又自负,勇敢而又怯弱,豪迈而又卑屈,勤勉恭敬而又游手好闲,精细而又单纯,怀疑一切而又轻信巧语,不计得失而又在意微恩,不识情爱而又以身相报,聪明机警而又糊涂颟顸,他是那么‘武’勇,又是那么轻‘松’” 。

书评家金圣叹更是把武松捧为水浒第一人,他说:“武松,天人也。武松天人者,固具有鲁达之阔,林冲之毒,杨志之正,柴进之良,阮七之快,李逵之真,吴用之捷,花荣之雅,卢俊义之大,石秀之警者也。”

金圣叹所说的天人,就是顺应天性,心地天真淳朴之人。他既不是圣人、神人,那样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可敬而不可爱;他也不是凡人、俗人,那样平庸委琐囿于名利的人难以让人产生敬慕之情;他没有太多的文化,鸳鸯楼壁上一行“杀人者,打虎武松也”,让所有酸楚的诗词歌赋都变得矫情造作;他不标榜仁义道德,他一身的凛然正气让所有食古不化的“正人君子”显得呆气十足。

孔子曰:“君子不器”。武松应该就是这样这样一位坦荡磊落,不亢进,不拘泥,人见人爱的君子,这样的人才配得上“天人”的称号。

图片新闻

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
鲁ICP备13015179号-2

    战略合作:梁山今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:1885478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