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内容返回

[散文]乡村夏夜

来源:今日梁山  时间:2015/6/26 9:31:43  点击:次   [打印文章]   [关闭窗口]

任随平

 

夏夜对于乡村而言,永远充满了最初的神秘和向往,令人在都市的狭小空间里,每每魂牵梦萦。

薄如蝉翼的暮色从山巅漫下来的时候,也就是乡村夏夜拉开序幕的时候。远山在余晖的映照下,缓慢地披上了一层薄纱,远归的牛羊,响着铃铛,从山路的拐角处拐过来,牛总是那样乖顺,葡挞着脚步,慢条斯理;而散漫的羊群则不同,穿来穿去,一会从牛胯下窜过去,一会又从领头的羊群里折回来,似乎浑身是劲儿,这时候,就有悠扬的铃铛声从小路上飘过来,叮叮当当,牧牛的孩童顺势甩响手中的鞭哨,为一天的放牧生活做着最后的总结。

回首,村庄就在眼前。炊烟婀娜着身姿,跻身天空辽远的空茫,远远地,散发出草木燃烧的香味,馨香浓郁,似乎咂咂舌就能嚼出其中饱含的阳光的味道。风轻轻地,摇曳着柳树婆娑的枝条,把黛赭的碎影抛洒在小路上,无声无息,一直到暮色浓重,将整个村庄包裹起来。

这时候,如豆的灯火渐次明亮起来,顺着杨柳枝条的罅隙钻出来,照亮在人家屋顶上,随着枝条闪烁其间。场院里,还未归圈的牛羊,悠闲地咀嚼着草料,巨大的草垛背后,孩子们三五成群追逐着,嬉戏着,笑声传过来,挤过去,叽叽喳喳,整个场院成了村庄的乐园。老人们围坐在老槐树下,说着庄农的话题,从春耕到秋收,从选种到打碾,在他们的内心,庄农就是最大的神灵,他们没有理由离开庄农,离开养育村庄成长的最初信念和最后的依靠。交谈精彩的空当,从衣兜里掏出烟锅,抽一锅旱烟,浓烈的烟雾在他们中间萦绕开来。女人们则借了月光,三五结对玩扑克牌,间或开着玩笑,相互指着对方,一阵嬉笑。

就这样,等到一天的燥热散去,人们才相互招呼着进屋睡去,乡村的夏夜随之归于宁静。就像此刻的我,独倚凭栏,望着宁静的夜色,却不能独享一份乡村夏夜的安宁,在这远离故土的异乡。

图片新闻

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
鲁ICP备13015179号-2

    战略合作:梁山今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:1885478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