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内容返回

[散文]文竹

来源:今日梁山  时间:2015/6/26 9:30:50  点击:次   [打印文章]   [关闭窗口]

李瑞华

 

最早认识文竹是在国土资源局办公室杨主任的办公桌上,办公桌依窗而放,墙角有供水的钢管,那盆文竹想必是日子久了,长长细细的蔓儿缠绕着那钢管爬到了房顶,文竹的藤蔓所经过的地方,蓬勃了细细碎碎的绿,成为整个房间一种诗意的点缀。杨主任喜好书法和摄影,于是就不断有关于文竹的唯美艺术照当作电脑的屏保,欣赏着墙上的字画,观赏着文竹纤纤若细、片片如云的造型和静谧高雅的生命绿色,瞬间就被她文雅洒脱、清丽脱俗的神气所征服,于是对房间主人的高雅情趣凭添几多敬佩来。

自观赏了杨主任侍弄的文竹,回来心里就痒痒的,想象着自己的办公桌上也摆上一盆多好!在读书或写作疲惫时,就静静地欣赏那养眼的绿色,就会缓解所有的疲惫,喜欢文竹形态纤瘦,姿态高挺,茎如碧玉,叶似绿针的形态。她的枝干如翠竹,有节密环生长,疏影横斜,颇有竹的神韵,我想这也许就是文竹之名的由来吧。如果说翠竹是英姿颯爽的武士,那文竹就小巧玲珑招人怜爱的女童了。喜欢文竹的叶儿如松针,一团团一簇簇,聚集而生,虽没有松柏的坚韧,却有独到的柔软。打比方说:如果松柏是浓妆艳抹端正大方的油画,而文竹则是疏散有度,飘逸潇洒的国画了。我也望文生义一回。文竹之所以冠以“文”,当易让人想起读书人、书卷气之类相关联的人和事。我想当初人们之所以送它这个雅号,一定是因为它的气质恰暗合了隐逸尘世的读书人的形象吧。于扰人的尘嚣之外,它在斗室一隅默默散发着自己清新的气息,透露出清奇的人格之美,颇具名士之风。静静注视它,你会发现自己内心的尘埃顿时荡涤一清,诸多杂念也烟消云散,唯有宁静环绕四周。我想,这大概就是常说的“真名士,自风流”吧。

后来,辗转着留意哪里有售文竹的,终于如愿以偿,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摆上了一盆文竹。不是附庸高雅,实在是真心喜欢。但是,因为没有养花的经验,不知道桌上的文竹能不能活得像杨主任的文竹那么好,我有些担忧。于是,闲暇时,我很上心地给文竹浇水、松土,每天我都会为新出土的枝芽,为新长成的枝叶高兴不已。春寒依然料峭,春天的花已是烂漫一地。相比于鲜花,文竹一年四季绿意盎然,本色依旧,犹如鲜花美女中的君子,卓然而立。看到文竹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联想到盆景,我一直认为,盆景是把健康的花木削剪、修理、制畸,以娱心目,虽说常有出奇不意的效果,却多多少少有些残忍,泯抹其本来面目;相比而言,文竹就幸运的多自然的多,我想这是文竹最令我着迷的地方了。

我买的这盆文竹,花盆很精致,但是整株文竹却很小,盈尺来高,形体比较匀称,我就看中它冒出的一枝新芽,粗粗地发着嫩绿的颜色,很有生机的样子。我放它在办公桌上,和电脑并齐,一来便于观赏;二来,不让它直射阳光,小心地给叶面上喷水,再往土中浇水。窗台温度较高,但却通风,没有我吸出的烟味,我知道文竹最怕烟熏。

它喜欢潮湿,我便在花盆下放一个大点的托盘,添上水,就有水气不断地升腾,感觉潮润润的。很快,那新芽儿像长疯了一般,一个劲地往上窜,也不见有枝叶冒出。

起先我很高兴,天天看它,总是有新的气象,半天不管,那芽子就缠住旁边的兰草。我又是浇又是洒水,又忙把缠住的芽子扯下来,谁知一夜起来,它就缠得更多。它真的开始疯长了,脱离了它的主体似的,不停地往高窜,几天功夫,竟长出一米多,尖尖的枝条上就不见冒叶芽儿,我好奇怪。那些老叶不曾发生任何的变化,根部也没有新芽长出,独独这枝芽儿变的如此活跃,如此的不可收拾,简直变成了一个藤蔓,失却了文竹的感觉,由文静变做了疯狂。

我忙查阅网页,真有这么长的文竹,解决的办法便是在你要求的高处将它剪断,它就会生发叶片来,但新生的叶芽就会细小。我不忍心这么做,找来一根铁丝,做了一个弧拱,固定在盆中,想让那芽儿随着铁环绕着长,我就固定了几处,给它个方向。可到了第二天,那芽子又返回来往上走,它就不听你的指挥,有着它的思想,无论你再怎么弄,它总是按照自己的路在走。

我真佩服这生命的倔强,它总是与地球的引力在对抗,连人的压制它也保持反抗,你叫我往下去,我偏向上走。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和力量在支撑它呢!我想到了所有的植物,从小草到大树到藤类的植被,都没有心甘情愿往下长的,这又是为什么呢!

我找到了一段文字:说,一颗种子在有水的土壤里,无论你怎么埋放,它都会往上长,最后冒出地面;一个物体放在天空中,无论你怎么放,它都会往下掉,最后掉到地面。那么这物体和种子是如何识别方向的!咋看这段话还真有些玄机,让人在矛盾中摸不着头脑。再搜寻下去,就有了种子的生长具有趋光性,而物体下垂是地心重力所致。这么说种子到地面上来,是为着阳光和空气的,因为它的生长过程是要进行光合作用,才能得到营养和生长的力量。突然又想到植物的根,它又怎么总是往下伸!原来植物的根却具有向地性、向水性和向肥性。这便好生奇怪了,一颗种子,埋在了地下,一头往下长,一头往上长,这便成了一个完整的大树,成了一棵盆中的文竹。

问题在这里并未结束,实际上植物的生长是由体内的生长素决定的,生长素的浓度决定着植物生长的方向,浓度低促进生长,高则抑制。而影响浓度的关键在于地心的重力。这便渐渐地清楚了,物体下垂和植物向上都与地心重力有关,应该准确地说,植物的根有朝向重力方向生长的特点,植物的茎有背离重力方向生长的特点。

真该感谢网络,让我用了几十分钟,便搜索出看似玄学的问题,却以物理现象而解决,这在几十年前还不得读上几年的物理才会弄清楚的。这小小的一盆文竹竟有着这么多的学问,在这个世界里,你可真不敢小觑任何的物种,哪怕是一棵小草,都有着你深究不到的学问,你的未知数永远大于你的学问。

养了多年文竹,竟是越养越喜欢。诚然,它,不过是一株草,无花无果,却原是天地间最质朴的生命,最自然的风景。

于是,我常写东西的书房,欣然命名为:“文竹居”。

图片新闻

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
鲁ICP备13015179号-2

    战略合作:梁山今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:18854781234